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百科 >

同居的老男人给她留下了啥

  • 2022-03-16 15:01
  • 78

1

何凤梅担心的事儿终于还是发生了——为着母亲老关以后住哪儿的问题,兄弟姐妹几个炸开了锅。

租房子还是轮流住各家?大家各说各的理,吵成一团。

老关自个儿还在其中添乱,说年纪大了,想图个清净,租房子的钱她自己出。

可她一没有退休金,二没有其他收入,何凤梅明白,老关说这句话,也只是一句维系自尊心的空话而已。

大弟媳的话毫不客气:“哦,当初想走就走,说是老了享受生活,啥也不管,这才享受了几年,人家那边刚蹬了腿儿,就被儿女赶回来了,说好的依靠呢?”

何凤梅瞪一眼大弟媳,说:“你乱说什么?妈还在呢!”

大弟媳知趣闭了嘴,二弟媳又上场,不过改了小声:“我觉得嫂子说得对,当初我们家糖宝出生时,我多难啊,要不是我妈来,能累死。”

兄弟媳妇们说的事儿,何凤梅身为家里的老大,不是不知道。

那年,本来大家相安无事,母慈子孝一派其乐融融,但自打老关跳广场舞认识老唐之后,一切都变了。后来老关一本正经地把四个儿女喊过来说要嫁给老唐,招致了所有人的反对。

守寡十几年,却在本该清心寡欲的年龄,强烈要求开始人生第二春。

可老关不管,她带着几个儿女一辈子强势惯了,当时就抛下了狠话,以后老了,谁都不要他们管,要和老唐双宿双飞。

要么说老年人的爱情,就跟老房子着火一样没救了呢。

在各种狠话和对决之下,儿女们妥协了。这其中,也有何凤梅劝说和安抚的功劳。

老关刚嫁过去那几年,也确实过上了浓情蜜意的生活。老唐有退休金,爱做饭,爱四处旅游和跳舞,那段时间,老关学会了发朋友圈,整天晒各种幸福。

何凤梅见过两人在广场上跳交谊舞,老唐的身板笔直,舞姿优雅,银白的头发一丝不苟,猛一看还有那么一点点小帅气。老关在他的臂弯里有些娇憨,有些崇拜,两人在一起,很是夺人眼目。

看老关这样,何凤梅也就放了心,可谁能料到老唐会突然走了。他一走,那边的儿女迅速行动起来,如攻占阵地一样占领了老唐的房子,然后毫不客气地对老关下了逐客令。

没办法,老关只好灰溜溜地回到这边来。

以前老关还有套小房子,但自从跟了老唐后,不知听了谁的谗言,毅然把小房子卖掉,投入到老唐儿子所在的公司里面理财。后来那个理财产品崩塌,小房子就这样被消化掉了。

老关心眼儿大,不后悔,可老唐儿女们办的事儿,确实让她寒心。但转过来说,自己和老唐没领结婚证,法律上没有任何保护,也只有收拾行李走人。

2

在酒店住了十天后,老关终于忍不住,给大女儿何凤梅发了个微信。

何凤梅急火火地把老关接回家,又等了几天,才找兄弟姐妹们商量这事儿,她怕弟弟妹妹找后账。

没想到,一见面说情况,几个人都急眼了。大致意思是,老关在应该照顾他们时没有尽到责任,所以,眼下的事儿他们也不想管。

亲情中的狠话和疏离,比陌生人的冷漠和欺负还让人难堪。

一众人吵吵闹闹了半天,渐渐形成一个主题指向,就是当年老关抛下的以后都不要他们管的狠话。

何凤梅也知道,其实这几个弟弟妹妹,都不如她生活优越,如果给老关每月平摊房租的话,摊的钱够他们每个月菜钱了。如果轮流养老关的话更没谱,一是家里多了份开支,二是老关的脾气让人有些受不了,三是当年老关的狠话,让兄弟们心里有个结。

吵到最后,何凤梅一拍桌子,说:“谁也别说话了,咱妈我管,你们都忙自己的去!”

话不多,份量很重,份量重是因为接了个包袱。

可能是年纪大了,也可能因为老唐的离开,如今的老关精神有些恍惚,身体也大不如从前。什么之前的浓情蜜意,精神焕发仿佛从没存在过,她一下子变成了六十七岁的老太太模样,甚至还要老些。

何凤梅把两室一厅的房子专门腾出一间给老关,又找人把家里隔出了一间小小的卧室,让上高中的小儿子住宿学习,就这样,算是安顿了下来。

不过之前,何凤梅的生活重心之前全在读高中的儿子身上,可老关这一来,就打乱了。她除了每个月带老关定期去医院,还要负责老关的一日三餐。

以前她工作忙,中午儿子在学校吃饭不回家,但现在不同了,老关一来,她每天中午还要急火火地赶回家做饭,做完收拾完,卡着点儿往公司赶,晚饭前再卡着点儿回来。

不仅如此,老关还爱看电视,声音巨大,有好几次,何凤梅看到儿子塞上了耳机读书。

还有就是生活习惯不同,作息时间也不同。

总之,生活变得一团糟。

何凤梅有时就后悔,后悔当初自己一硬气,说了独自管老关的话。

可这边生活还没理顺,那边又出事了。

3

那天,何凤梅正上班,接了一个电话,电话里是一个气势汹汹的女声:“你妈拿我爸的东西了,识相的话,让她快点交出来,否则咱们法庭见!”

何凤梅有些摸不着头脑,直到对方自报家门,才明白是老唐的儿媳妇。她又接着问了几句,才知道老唐儿女们在清点家私,分配物品后,发现老唐以前的几幅字画不见了。当时乱糟糟的大家没当成事儿,可事后琢磨过来味儿,觉得这几副字画一定是老关气不过,顺手给拿走了。

他们的逻辑是,老关能拿走的东西,必然价值不菲,这是属于儿女们的共同财产,老关没资格拿走。

他们先是打老关的电话,打不通,后来才回忆起老唐生病时何凤梅去看过,当时记下了她的电话,这才打了过来。

何风梅恼了,且不说这字画是不是老关拿的,只冲老唐子女们这样的态度,就让人心寒,他们字字句句,都颇有裁赃的意味。她大声斥责对方:“你们随便!瞅瞅你们那吃相,唐叔在天有灵,都替你们羞愧!”

气鼓鼓地挂断了电话,何凤梅平静下来,生出一丝疑惑。是不是老关真的拿了字画呢?可接老关时,她的所有行李就两个箱子和一个包袱,何凤梅方便整理,帮她抖搂了一遍,根本没见什么字画。

那会不会是老关藏在了某个地方呢。

想到这里,她的心突然有种尖尖的疼,这可是自己亲妈,凭什么怀疑自己亲妈呢。

于是她又有些愧疚。

没想到那边真的报了警,警察找上门来了解情况。

何凤梅热情地接待了一男一女两位民警,当听他们说对方报的是盗窃案时,何凤梅再也按不住心中的火气,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儿女。

她带着怒火和眼泪,把真相说了一遍。

两个警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女警的询问中,就带了一点点笑意,让何凤梅签了名,合上笔录,道了声打扰就走了。

何风梅的怒火没有平息,这火又没处发,思来想去,给老唐的大儿媳妇打了电话。

她准备好了,如果对方再不讲理,她就破口大骂——老关和老唐一起生活了七年,不说照顾他的起居,就算是宠物猫狗也有了感情,怎么能和盗窃挂上钩呢?

4

那边一接电话,何凤梅先压了火气,说:“警察过来了,说你们报的盗窃案。我说你们的良心都让狗吃了吗?这几年是谁照顾唐叔?你们省心了,反过来诬陷一个老太太,我妈多大年纪了,还让你们这样说!”

她说着,眼泪就出来了。

那边趾高气昂地呸了几声:“还照顾我爸,她不就贪图我爸那点儿退休工资吗?听说还是你撺纵着嫁过来的?什么人啊,一家心机婊!”

何凤梅再也忍不住,对着电话破口大骂。

对方以牙还牙,可还没几嘴,发现自己根本就不是何凤梅的对手,几个回合就败下阵来,不得已挂了电话。

报案的事不了了之,由于牵涉在报案过程中提供虚构信息,警方对报案人进行了口头批评,这事儿算是结了。

何凤梅生活更忙碌了,但好在,老关虽然不太会做饭,也能帮她收拾些家务。一开始不能顺应的作息时间也渐渐习惯,不能适应的生活习性也慢慢融合,老关在被外孙提了几次意见之后,电视声音也开小了。

身体也渐渐好起来,生活开始理顺,往着阳光的方向走。

可没过几天,两个弟媳妇的电话就一前一后地到了。两个电话,同指向一个信息。

大弟媳的原话是:“大姐,我听说老唐给了咱妈几副画?很值钱吧。”

二弟媳的原话是:“大姐,咱妈从唐叔那里没得到什么吗,比如说字画类的?”

何凤梅笑着否认,把报案的事情说了一遍。

虽然在电话里笑着,可心底对这种试探,这种精明,这种自以为是又理所当然的态度,十分鄙视。

人都是趋利的,但趋利,别忘了义。她越来越明白,就算老关抛下了狠话不用他们管,儿女们也不能抛下这个义务。再说了,老关守了十几年寡,就为了把几个儿女拉扯大,凭什么还要剥夺她去找幸福的权力让她继续管下去呢。

这一点,她本人深有体会。离婚后儿子不让她再找,尽管也有那么几个中意的,可她就是没有再找。别人只看到了她的坚强,勤奋,自立,可其中的无爱之苦,只有自己知道。

这也是她当初第一个同意老关找自己幸福的原因。

世事多变如棋局,那天警察走后,老关又给她说了一个让她目瞪口呆的秘密,事关于爱。

5

那天的老关,是动了真情的。

原来那几幅画,确实与老关有关,但不是她拿的,而是老唐早早把字画卖了,得了一笔钱,存在了她的银行卡里。

似乎是有预感,那天老唐告诉她,一起生活了这几年,真心真意的,足够了。如果他先走了,这点儿钱算是留给她的,让她也别告诉儿女。她没有收入,备着养老用。

不是巨款,但也不是小数目,何凤梅目瞪口呆。

那天,老关拉着何凤梅的手,泪眼婆娑:“闺女啊,你妈不怎么会做饭,不会料理家,你爸走后你就接手了,你的委屈妈也看在眼里,没见过这么笨的妈吧,可就这么笨的妈还有私心,我这心里过不了这个坎啊!”

何凤梅明白,老关在生活上是笨些,在要求上是强硬些,甚至在某些方面是自私一些,可这一切都不能成为儿女嫌弃的理由。

因为,她风里雨里,那么多年,养育了他们。就像这些年,她浓情蜜意地和老唐相爱一样,都付出过。

她和她现在的生活,本来以为一团糟,以为生活不下去了,没想到也会慢慢磨合,慢慢回归正常,甚至比正常还多了许多妥贴。

爱的力量,会在时间的脚步中越来越闪现明亮的光彩,前提,要认真去爱。

如老关和老唐的爱,也如老关对孩子们的爱,又如这世间,一切参透爱的本质的人。

只是何凤梅知道,她不能把这笔钱告诉弟弟妹妹。因为这笔钱如果公开,足以让现如今的生活静好,重新陷入混乱,她深知。

这钱她也不打算要,就让老关自己拿着。以后,她想留给谁,让她自己定。

如果老关百年之后没有定夺,她也会把钱拿出来,如果弟妹们有脸要,那就拿去,她也得个心安。

钱是好,却能带来很多混乱,爱却是永恒,偏偏有些人看不清。

相关推荐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