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百科 >

他的偷情和她的深情

  • 2022-01-14 10:09
  • 63

1

常欣如果知道整个脸能把自己整成植物人,恐怕打死她都不会去。

事情出来后,幸灾乐祸说难听话的人很多:有几个臭钱不知道怎么烧包了,这不是活该嘛。

当然这些风凉话常欣是听不到的,但赵梁能听到。

赵梁五年前做暖气工程挣了点钱,常欣好像从那时候迷上了做脸,今天开个眼角,明天割个眼袋。这次她想垫鼻子,本来手术不大,在美容院药物过敏休克,送到医院抢救,命保住了,人却成了没知觉的植物人。

整容院老板一次支付了六十万的赔偿金,事情基本得到解决。

关于常欣的安置问题,赵梁需要和常家人坐下来摊开了谈。虽然这几年他和常欣住在一起,但没有那张证,他可以不负那份责任,她家人不能把这个烂摊子扔给他一个人。

双方一见面,常爸先开口,“你和欣欣在一起这么久,我们早把你当成自家人,谁能想到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也知道我和欣欣妈妈的身体都不太好,一年有半年在医院泡着,让我们照顾欣欣显然力不从心。

“你看这样行不行,那笔补偿款我们分文不要,只当我们给欣欣的嫁妆。你只要好好照顾她,医生不是也说了嘛,她这种情况好几年苏醒过来的例子都有,说不定过几天她就能醒了。”

实话实说,现在的常欣对常家来说,是个巨大的负担。不说需要人常年照顾,常欣还有弟弟未婚,不管和谁谈恋爱,如果对方知道家里有个不知道能活多少年的植物人姐姐,估计没人愿意嫁进来。

人都是自私的,常家人想把包袱甩给赵梁,他们好轻松地为常欣的弟弟找门好亲事。

本来常家就重男轻女,不然常欣也不会住赵梁这里不回家。

赵梁被常爸这一番真诚的肺腑之言说得瞠目结舌,更是被那六十万的赔偿款镇住了——说巧不巧,赵梁的生意上恰好遇到点困难,这六十万能解燃眉之急,对他是个诱惑。拒绝的话在他嘴里打了几个滚,又生生憋了回去。

2

赵梁把常欣接回了家,按照约定,常家人可以随时来探视。其实也是监视他有没有履行承诺好好照顾常欣,不然钱要收回去。

这么多年两个人在一起从苦到甜,赵梁的良心不可能被狗吃了。

但照顾一个植物人比想象中难太多了,要时刻关注她会不会被痰堵住喉咙,尿不湿有没有脏,喂饭还要从鼻饲管打流食和果汁进去。

那边生意离不开人,赵梁分身无术,他决定找个专职保姆伺候常欣。他和常家商量,希望他们能挑个合适的人选。

常家非常支持,他们生怕再把常欣扔回来添麻烦。

赵梁有时候心寒,他更心疼常欣,父母同胞尚且如此。人要是到了所有人厌弃的程度,还有什么活头啊,可他还是希望常欣能活着。

保姆很快找到,是常家的一个远房亲戚,叫小影。

小影丧夫,很瘦,但眉清目秀,特别是那双眼睛,笑的时候向下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她和赵梁年纪相仿,按照辈分得管常欣叫表姨,叫赵梁表姨夫。

小影前面照顾过植物人,有经验。赵梁本来还怀疑,在家观察一天下来,小影的确很专业,她说为了照顾病人,自学了不少护理知识,还准备考护理证呢。

赵梁放心地把常欣交给小影,但他还是留了个心眼,在家里装视频监控的事儿,没告诉她。

按市场行情来说,赵梁支付的那点钱只是伺候病人的,小影除了照顾常欣,还顺带着收拾家务,洗衣服买菜做饭,把什么活儿都干了。

那天赵梁回来的有点晚,忙了一天没顾上吃饭,小影赶紧给他煮了碗面条。

以前常欣好着的时候,也没有主动给他做过几次饭,遇到这情况他还得自己煮方便面。赵梁心头一热,这才是家的感觉吧。他转眼看到桌上有本针灸推拿的书,“你在学这个?”

“嗯。找别人来针灸也不是长事,还浪费钱。我要是学会了,就能给她做了。”小影的语气坦荡真诚,没有一丁点讨好雇主的意思。

赵梁有点感动,他找出一堆常欣的衣服拿给小影。很多都是买回来连标签都没剪,包装都没拆。

小影不要,说她不缺衣服。

赵梁说,“放着也可惜,都是新的,你别嫌弃。”

小影赶紧解释,“不不不,我不是嫌弃,我是说等常欣好了她能再穿。”

谁知道有没有那个机会。这话赵梁没说出口。

3

赵梁觉得在家里装视频监控,真的有点多余,小影甚至比他更上心。

赵梁也尽所能配合着给常欣治疗,对常欣哪怕不再是爱情,花这些钱,为的是求心安。拿了那六十万,得做点人事。

常家人已经不像过去来得那么勤,即便来也是一脸轻松地站在旁边看看,再也没有刚开始的悲恸和眼泪。他们对着常欣日渐枯瘦的身体啧啧嘴巴,拜托小影多喂她点吃的,增强营养。

人就是这样的吧,习以为常比什么都重要。他们都在适应躺着的常欣。

有次,赵梁回来时正好小影在给常欣洗身体。

好像是常欣生理期,小影帮她换洗内衣,又帮她把身体擦了。他本来想进去搭把手,小影却脸红着把他往卧室外面推。

这操作也太可笑了,常欣身上哪块肉他没见过?等小影把里面收拾干净,才开门让他进去。小影解释说,“别看她不会说话,心里什么都清楚,哪个女人换卫生巾时希望男人看,得给她留点尊严。”

矫情什么呀,在赵梁眼里常欣只是个躯体。但因为小影的那句留尊严,他还是多看了她几眼。

这一看,小影低头浅笑的时候眼睛里有星星。

感情这东西,生出来的有点莫名奇妙。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赵梁不再和常家人通报常欣的问题,即便和他们说,他们最多回应一句,你看着办。

遇到事他和小影商量,他们两个是战友,搭档,相互依偎取暖的伙伴。他们有个共同的目标,把躺在床上的那个女人照顾好。那像是他们共同培育的孩子,或者是一株植物。

事情发生的偶然,也是必然。

那回赵梁在外面喝了点酒,醉醺醺地回来。小影给他倒水时,身上穿着一件米色毛衣,把她的脸衬托得更生动白皙。

4

或许喝酒的缘故,或许是酒给了他勇气。他拉小影的手,顺势将她抱住。小影没挣扎,也没反抗。他们忘情地吻在一起,热烈又谨慎,好像不提那个人就不存在。

完事后,赵梁开玩笑,“咱们这算不算乱伦?”

小影将脸深深埋在他怀里,羞得像新娘的第一夜。

“你老公怎么没的?”

“病逝。”小影轻描淡写,但赵梁明显感到她的身体抖了一下。

他握紧她纤细的肩膀,因为是冬天,那肩膀很凉。那个时刻他是动过真心的。

“你是个重情重义的好男人,你们还没结婚,你能这样对她。”小影说。

赵梁心里哽着,他说不出口,情意是有的,但他也的确是为了那六十万。他不说,他想当她眼中的那种好人。

夜色美得不真实,像是一个冗长的梦,如果能不醒来多好。他突然觉出几分悲凉。

赵梁也不知道是爱还是需要,他有些离不开小影了。抱着她的时候,有过天长地久的想法。但看到常欣的那一秒,这个梦瞬间破灭。

他不敢问小影,也不去想将来。看着那个贤惠安静的身影,像个等待自己老公回家的普通妻子,他有几分幻觉,到底在想什么?以现在的情况,他不可能找女朋友。即便要找,也不是小影这种来自农村的小保姆,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一边心动一边厌弃,大概就是这样的。那他和小影算什么?偷情还是特定环境和情况下产生的化学反应。他给不出答案,应该是有点儿喜欢,但又谈不上爱。

5

常欣有反应是在小影来后一年,那天小影突然给他打了电话,“你快回来看看,欣欣的手会动了。”她的声音兴奋得像要飞起来。

他飞奔回家,看到常欣枯瘦的指尖在轻微的抖动。他发现自己没有想象中狂喜,甚至有点烦躁。

常欣的状态的确在好转,医生说因为平时照顾的好,想必是费了不少心思。他感激地看看小影,老天给他们安排好了一条路,常欣的恢复,意味着他和小影的结束。

小影只会傻呵呵的乐,她都没想过吗?

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赵梁和小影都在那种纠结又快乐的氛围中,试探着,回避着。他没有再碰过她一下,稍微的肢体接触,他都会像触电般弹开。他眼看着自己的疏离,将小影眼中的星星一点点熄灭。

他想活成她眼中那种好人,到最后还是变成了混蛋。

大概过了两个月,常欣有了更大的进步,和她说话有反应,眼睛中有了神采。也是那个时候,小影突然提出辞职,说老家父母年纪大了,想她回去在身边照顾。

这再正常不过。不正常的是他,曾有过那短暂的意乱情迷和幻想。还好,他及时止住了脚步。还好,小影没有纠缠不休。

他给小影包了个大红包,小影没有推辞收了。他的愧疚多少能减一点,心安理得地掩盖掉那些日子的丑态。

小影走后,赵梁接了个大工程。常欣有恢复的希望,常家人便把她暂时接了回去,一切都变得顺利起来。

半年后赵梁的工程结束,常欣的身体恢复速度惊人,基本能够下地走路。医生说她当时是药物过敏伤到神经,痊愈还需要时间。

赵梁对常欣不离不弃创造生命奇迹的爱情故事,被常欣的弟弟发到网上。重情重义的光环在赵梁头上闪闪发光,常欣的恢复归功于他,用爱唤醒了沉睡的爱人。他们受到所有网友的祝福。

赵梁偶尔会想起小影,她是个善良的好女人,曾经温暖过他的那个寒冬。一段回忆,仅此而已。

6

又过了几年,常欣基本上和正常人没啥两样,还有了身孕,他们补办了结婚典礼。不久因为迁坟,赵梁和常家人一起回了趟老家。

村里的人都来他们家凑热闹,赵梁被灌了很多酒,睡得迷迷糊糊,听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但他的眼睛睁不动,接着又睡了过去。等他清醒过来时,问刚才谁来过了?

常欣说,“那个叫小影吧,我病着时,她还去照顾了一年。我也是头次见她,长得挺好看的。”

赵梁心里掠过一阵轻风,他听见自己问,“她现在还好吧?”

“还算好吧,比以前强多了。我也是这次回来听他们说,小影刚和老公结婚三个月,男的出了事故成植物人,她在床头伺候了三年,家里欠下一屁股债,男的还是走了。为了还债她到处打工,干的都是伺候病人的活儿,因为钱多点。

“后来她在城里被男人搞大肚子甩了,做流产手术的时候恰好熟人撞见。农村嘛很注重名声,她也不好再嫁。不过我看她现在过得还不错,自己在县城开了家按摩店,那种正规的呦……人家有职业按摩证,护理证,针灸推拿证。”

赵梁愣愣地听着,心里翻起千层巨浪。直觉告诉他,小影急于辞职,应该和怀孕有关。

小影说的那些谎,是想留点尊严地离开,明明知道他们没有结果,她不想让他为难。

如果没有他们那段,小影应该比现在更好吧,她是好女人,会有个好男人来疼爱。那个好男人肯定不是他,他不配。

说白了,那只是他的偷情,却是她的深情。

他感到有个地方塌裂似的,钻出一丝丝疼痛,这些疼顺着后背,把整个人都搅和混乱了。手里把玩着的一支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他捏成了粉末。

第二天他们要回去,车已经开过去了,他恍惚认出村头站着的那个女人像是小影。

她身上那件米色的毛衣,还是当年他送给她的。她应该是特意为他穿的,她也是专门为他放下县里的生意回来的,他却连再见都没勇气说。

转眼看到老婆微微隆起的肚子,他的鼻子突然有点发酸,故意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让两滴泪流出来的名正言顺些。

他从倒车镜里看着那个身影,在泪光里化成一个白点,在心底留下一个不能再触碰的伤疤。

相关推荐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