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百科 >

曹禺外遇婚变后,郑秀找好友帮忙挽回婚姻,曹禺冷言:无话可说

  • 2021-12-29 15:19
  • 59

曹禺外遇婚变后,郑秀找好友帮忙挽回婚姻,曹禺冷言:无话可说

曹禺

“我们本该共同行走,去寻找光明,可你却把我,留给了黑暗。”

一部《雷雨》让年仅23岁的曹禺名声大噪,“繁漪”的内心独白曾令多少人爱恨交加,又令多少人潸然泪下。

很多人都曾猜测,能将这部充满矛盾纠葛的家庭悲剧,压缩在“24小时内”的剧作家,到底对人生和爱情有着怎样深刻的理解?

是的,相较于《雷雨》的声名显赫,在生活中曹禺给人的印象则如浮光掠影一般,尤其是他的婚姻生活更是鲜为人知。

俗话说“人生如戏”,对于这位“中国的莎士比亚”,在其强烈的情感表达和人性宣泄背后,人们更愿意相信,他有着对爱情的忠贞不渝。

曹禺外遇婚变后,郑秀找好友帮忙挽回婚姻,曹禺冷言:无话可说

曹禺

然而现实却不尽如人意,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都说曹禺笔下的故事发人深思,殊不知他对婚姻的态度则更加“耐人寻味”。

19岁时,曹禺考入清华大学西洋文学系,正是在清华话剧社的实践,不仅为他的创作汲取了充足的养分,同时也让他遇见了自己的爱情。

1931年,清华大学礼堂正在上演易卜生的经典话剧《玩偶之家》,女主角“娜拉”灵动俏皮的登场,立刻点燃了全场观众的热情。

演出结束后,同台演出的朋友将曹禺带到了一位女同学面前,并向这位女生介绍道:“这位就是今天舞台上的‘娜拉’。”

看着眼前这个矮个子男青年,圆圆的脸上架着一副瓶底厚的近视眼镜,文质彬彬的灰色长衫,宛如一个返老还童的“老学究”。

曹禺外遇婚变后,郑秀找好友帮忙挽回婚姻,曹禺冷言:无话可说

曹禺

她怎么也不敢相信,这就是刚刚舞台上活蹦乱跳的女主角“娜拉”,而曹禺却暗自笃定,他遇到了命中注定的女神。

那是曹禺第一次见到郑秀,突如其来的“心动”令他猝不及防,“风姿绰约”,“气质如兰”,都不足以形容她在他眼中的模样。

彼时的郑秀还是一位高中生,但已经在曹禺的心里烙下了深深的印记,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让他感到如沐春风。

虽说一见钟情往往都是“见色起意”,但在曹禺看来,郑秀的美不仅来自外表的清秀,更是一种漂浮在空气中的味道,令人无法自拔。

所以,当转年得知郑秀考上清华大学法律系时,曹禺比谁都高兴。

曹禺外遇婚变后,郑秀找好友帮忙挽回婚姻,曹禺冷言:无话可说

郑秀

诚然,如果人生的每一次“遇见”都可以彼此倾慕,这世间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相思之苦,曹禺对郑秀爱意浓浓,可郑秀却当他是普通朋友。

不过,缘分有时真的很奇妙,每天苦思冥想如何才能见到郑秀的曹禺,突然灵机一动,“戏剧”不正是他们之间最好的桥梁吗?

是的,郑秀的确对戏剧非常痴迷,正因如此,才有了他们的初见。

1933年,一年一度的校庆话剧演出又开始了,因临近毕业,曹禺没有太多精力排演大场面的剧目,所以他选择了英国的三幕话剧《罪》。

这部话剧中,只有哥哥、弟弟、女孩三个人物,曹禺安排了孙毓棠出演哥哥,他自己饰演弟弟,而女孩汪达的角色他早已有了心仪的人选。

曹禺外遇婚变后,郑秀找好友帮忙挽回婚姻,曹禺冷言:无话可说

郑秀(中)与曹禺(右)

“‘汪达’就让法律系的郑秀来演吧!”,曹禺希望能够借此机会接近郑秀。

尽管在郑秀看来,自己和曹禺并不相熟,但对于曹禺的演出邀请,郑秀却欣然接受。

此后的一个月,郑秀每晚都到曹禺的宿舍参加排练,在排练结束后,曹禺则会主动将郑秀送回新南院的女生宿舍。

北京的春夜繁星点点,当轻柔的晚风吹过脸颊,静谧的校园就变得诗意起来,一切似乎都若隐若现。

曹禺故意压慢脚步,他希望可以多一些与郑秀独处的时间,那一段路于他而言,就是人生的全部美好,他宁愿停留在这里,永远不要走完。

一个月的接触下来,任谁也能感觉到曹禺对郑秀的特殊情愫,当然,也包括郑秀自己。

曹禺外遇婚变后,郑秀找好友帮忙挽回婚姻,曹禺冷言:无话可说

曹禺

在郑秀眼中,曹禺很聪明,又有才华,温柔体贴,是个心思细腻的男人,她对他还是很欣赏的。

但转念一想,又觉得他个子太矮了,如果自己穿上高跟鞋比他还要高出一块,她希望可以找到一个更有魅力的男人。

是的,无论从哪方面看,他们似乎都不太相配,郑秀出身名门,父亲郑烈曾是国民政府最高法院检察署的检察长,家境十分优越。

与无钱无势、相貌平平的曹禺比起来,可以说有着云泥之别,所以即便后来他们走到一起,身边的朋友仍是感到不可思议。

曹禺的至交王元美在晚年回忆起郑秀时,时常发出感叹:“她向来喜欢外表高大、英俊漂亮的时髦青年,真不知道她怎么会看上曹禺?”

曹禺外遇婚变后,郑秀找好友帮忙挽回婚姻,曹禺冷言:无话可说

曹禺与郑秀

除了排练时间外,曹禺也会找机会约郑秀一起散步,他算准了郑秀每天在图书馆自习的时间,常常在图书馆门口等她。

三天两头在图书馆门口“偶遇”,郑秀心里自是明白,曹禺也从不解释,不能否认,再自认清高的女子,面对追求者也是心生欢喜的。

“这是我扮演‘娜拉’的剧照,送给你。”对曹禺来说,“娜拉”无疑促成了他们之间的缘分。

他和她讲起自己的爱好,自己的父亲和母亲,他甚至还将母亲的照片送给郑秀留作纪念,他始终有句话想说,可就是张不开嘴。

看着曹禺东一句西一句,不知道自己到底要说什么的窘状,郑秀总会忍不住笑出声来,恋爱之前,女人总是比男人通透。

曹禺外遇婚变后,郑秀找好友帮忙挽回婚姻,曹禺冷言:无话可说

曹禺

随着三幕话剧《罪》在清华的火爆演出,曹禺和郑秀也成为了清华园的名人,此后的他们几乎每天都会见面。

也许是日久生情,也许是舆论幻象,郑秀也渐渐发现了自己对曹禺的感情变化,尤其是他那双深邃的眼睛,总是让她久久不能忘怀。

郑秀陷入了深深的困顿中,她的心里是挂念他的,可哪个女孩子不曾爱慕虚荣,何况在话剧演出后,她的追求者数不胜数。

有一段时间,郑秀把自己封闭起来,曹禺约她,她也不见,不是不想,她只是要把这件事想清楚。

可是女人的心思,男人怎么会懂呢?他爱她,他不知道为什么,他胡思乱想,他忐忑不安,他陷入了不可救药的相思之中。

曹禺外遇婚变后,郑秀找好友帮忙挽回婚姻,曹禺冷言:无话可说

“快去看看他吧,他想你都想出病来了,饭也吃不下,一个人躺在床上流泪。”十几天后,曹禺的室友满面愁容地找到郑秀。

听闻曹禺病了,郑秀不假思索,一口气跑到曹禺的宿舍,转身奔跑的那一刻,她已经清楚地知道,心里真正在乎的人是谁。

看着消瘦的曹禺,郑秀流下了眼泪,没有热血沸腾,没有轰轰烈烈,没有百转千回,全世界都静谧下来,只有两个热恋的灵魂。

毫无疑问,这一年是曹禺人生中最风光的一年,他不仅收获了爱情,同时也收获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部作品。

那年暑假,为了陪伴曹禺写剧本,郑秀没有回家,他们每天泡在图书馆里,尽管她帮不上什么忙,但曹禺说,有她在身边让他倍感踏实。

曹禺外遇婚变后,郑秀找好友帮忙挽回婚姻,曹禺冷言:无话可说

曹禺(左二)

一天晚饭后,曹禺与郑秀在清华园漫步,他拿出一包底稿交到郑秀的手上,“终于完稿了,我想,你应该是它的第一个读者。”

郑秀看着手中厚重的手稿封面,赫然写着两个大字——《雷雨》。

那天夜里,郑秀失眠了,她彻夜读完了这份手稿,她知道自己没有看错人,转天一大早便跑到曹禺的面前:“你简直就是一个天才!”

果然,《雷雨》的发表,让曹禺一炮而红,俨然成为了国内炙手可热的剧作家。

1936年,在文学泰斗巴金的支持下,《雷雨》发行了单行本,曹禺将巴金特意为他定做的唯一一册精装本送给了郑秀。

郑秀十分珍惜这件礼物,把它当做是他们的爱情信物,转年,曹禺与郑秀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曹禺外遇婚变后,郑秀找好友帮忙挽回婚姻,曹禺冷言:无话可说

曹禺(左)和巴金(右)

尽管彼时的中国战火纷飞,尽管他们的婚礼简单朴素,但对于曹禺和郑秀来说,只要他们深爱着彼此,其他一切都不重要。

也许,他们的想法是对的,只是当时的他们并不知道,无论两个人相爱与否,经营婚姻从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彼时的郑秀更不会想到,被她当做爱情信物的《雷雨》,恰恰预示了他们的婚姻生活。

抗战全面打响后,曹禺跟随国立剧校迁移到四川,俗话说夫唱妇随,婚后中断学业的郑秀,自然同丈夫在一起,过上了相夫教子的生活。

也许是生活太过无聊,自小娇生惯养的郑秀,整天无所事事,便带着孩子,和几位相熟的教授夫人一起打牌消磨时间。

据好友王元美回忆:“那时郑秀沉迷于麻将,整天昏天黑地坐在牌桌边。”

曹禺外遇婚变后,郑秀找好友帮忙挽回婚姻,曹禺冷言:无话可说

曹禺和郑秀

郑秀起床很晚,曹禺每天早上随便咬两口馒头便去上课了,而他下课回到家时,郑秀却还在牌桌上,家中连一口热饭都没有。

为此,曹禺没少和郑秀抱怨,不只是因为郑秀的“不顾家”,在曹禺看来,妻子的身上,总有一种“商女不知亡国恨”的悲哀。

可是,郑秀不但没有从牌桌的沉迷中脱离出来,还要拉着曹禺陪她一起打牌,曹禺不愿意,总是一个人坐在一旁看书。

郑秀对生活的“颓靡”态度,令曹禺心生恼火,而郑秀对曹禺,也是满怀抱怨。

曹禺外遇婚变后,郑秀找好友帮忙挽回婚姻,曹禺冷言:无话可说

曹禺

据王元美回忆,那时郑秀曾向自己诉苦:“曹禺这个人不讲卫生,晚上不洗脚,让他洗,他每次都给你沾一下水就出来,好像是给我洗的。”

“那天我说他敷衍我,他就自己跑到楼上去洗,一个小时都没下来,只能听见水声,结果我上去看,真是气死我了。”

“他哪里是洗脚,连鞋都没脱,一只手在盆里划水,另一只手捧着剧本,看得津津有味,他竟然骗我,你说气不气人?”

渐渐地,学校里已经传遍了曹禺和郑秀婚姻不和的消息,很多朋友对那时曹禺的“反常”都记忆犹新。

作家杨村彬回忆起那段日子时说:“有一次,曹禺无精打采地来到我家,他说刚在长江边散步,看着滚滚浪花,实在太美了,他想跳下去。”

曹禺外遇婚变后,郑秀找好友帮忙挽回婚姻,曹禺冷言:无话可说

曹禺

对于曹禺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我们无从知晓,但生活对婚姻的摧残,却能够在岁月的支离破碎中,窥见一斑。

他爱她,却不能给予她陪伴,她爱他,也不能给予他关怀,原来,婚姻中一天天捱过的日子,远不如想象中那般坚不可摧。

他们不再是校园里拿着剧本就能扮演好角色的演员,他们已经走上了人生的舞台,他们没有剧本,他们只能扮演他们自己。

尽管曹禺和郑秀已经有了两个女儿,但是婚姻的结晶,并不能拯救爱情,后来那个人的出现,也只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1940年夏天,一位女学生将自己的姐姐方瑞介绍给曹禺,请他帮忙为其补习英语,可以说此时方瑞的出现,拯救了曹禺的灵魂。

曹禺外遇婚变后,郑秀找好友帮忙挽回婚姻,曹禺冷言:无话可说

曹禺和方瑞

诚然,相较于郑秀,方瑞年轻漂亮,婀娜多姿,但令曹禺更加欣赏的,是她温婉的性格,和浑身散发出的浓浓的书卷气息。

在曹禺看来,方瑞才是“妻子”应有的模样。

与曹禺和郑秀的爱情不同,曹禺和方瑞自开始便是两情相悦,尽管方瑞知道曹禺已有家室,但她从不畏惧,仍勇敢地与曹禺出双入对。

有时候,爱情和道德总是相悖,很难说哪一个才是人们真正想要的。

全校学生都知道曹禺和方瑞的婚外情,却觉得他们才是最合适的一对,以至于所有人似乎都在刻意对郑秀隐瞒这一公开的秘密。

直到郑秀在曹禺的口袋中发现了他和方瑞的书信,她才发现丈夫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

曹禺外遇婚变后,郑秀找好友帮忙挽回婚姻,曹禺冷言:无话可说

曹禺和郑秀

她找到好友王元美哭诉,她想挽回丈夫,挽回家庭,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她也不知道她要怎样做。

后来,当王元美找到曹禺想要劝解他时,曹禺只是冷静地说:“以前天天吵,现在已经无话可说了。”

“那时已经很难挽回了,他很冷静,我知道,他不是在意气用事。”王元美晚年回忆起曹禺时说。

此后的郑秀和曹禺,表面上又维持了几年尴尬的婚姻,在郑秀看来,仿佛有些事情,只要不戳穿它,每个人就都能心安理得一样。

但于曹禺而言,事情有没有被戳破,根本就不重要,那时曹禺和方瑞早已公开同居,他们缺少的也仅仅是一个名分。

曹禺外遇婚变后,郑秀找好友帮忙挽回婚姻,曹禺冷言:无话可说

方瑞(左一)与曹禺(右一)

后来,曹禺觉得继续这样下去,对方瑞不公平,就此向郑秀提出了离婚,他们的朋友也都觉得,早点结束这段错误的婚姻,对谁都好。

是的,全世界都死心了,只有郑秀没有,直到曹禺捅破了婚姻那张摇摇欲坠的窗户纸,她才知道,她到底有多么爱他。

那些孤独,委屈,争吵,抱怨,任它是什么情绪都好,一切都不重要,她只想和他在一起,和那个漫步在清华园,只爱着她的曹禺在一起。

郑秀不同意离婚,甚至1948年解放战争结束前,郑父要携全家前往台湾,她仍坚持要独自留下,她要坚守在她的“阵地”。

可是,在两个人的爱情中,一个人的笃信,又有什么用呢?

曹禺外遇婚变后,郑秀找好友帮忙挽回婚姻,曹禺冷言:无话可说

曹禺

1950年,新中国颁布了《婚姻法》,曹禺以“分居多年,感情不和”为由,向法院提出与郑秀离婚。

想起当年的花前月下,如今却要对簿公堂,郑秀的心像针扎一样刺痛,他们之间并没有不可调和的矛盾,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走到今天?

而对于曹禺来说,他又何尝不是一样?每每想到两人经历过的点点滴滴,八年离乱中共同经历的艰难岁月,他的心里充满了愧疚和辛酸。

但是,一切都回不去了。

后来,曹禺的朋友找到郑秀,对她说:“如果你不能和曹禺离婚,他和方瑞同居就是违法的,他很可能会因此失去他所拥有的一切。”

她是如此地爱着他,又怎能眼睁睁看着他陷入深渊,最终,两人在中央戏剧学院会议室签署了简短的离婚协议。

曹禺外遇婚变后,郑秀找好友帮忙挽回婚姻,曹禺冷言:无话可说

曹禺(左一)与郑秀(右一)

当领导宣读完协议书后,郑秀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悲伤,眼泪像开了闸似的一下子奔涌出来,面对此情此景,曹禺也情不自禁地失声痛哭。

原来,看似两个人的爱情,其实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的事,爱或者不爱,也只能自行了断。

离婚后不久,曹禺便与方瑞结婚,而郑秀终生未再婚嫁。

尽管在方瑞晚年离世后,孩子们希望曹禺能和郑秀复合,而曹禺宁愿开始第三段婚姻,也不愿再与郑秀走到一起。

曹禺在晚年的回忆录中,对自己与郑秀的婚姻有过这样的描述:“在这件事上,她有错,我也有错。”

也许,在今人看来,曹禺在婚姻中的出轨,无论出于什么理由,都是百口莫辩,而郑秀并没有什么不可饶恕的罪过。

诚然,婚姻有对错,但爱情没有,很难说是爱情成全了婚姻,还是婚姻埋葬了爱情。

曹禺外遇婚变后,郑秀找好友帮忙挽回婚姻,曹禺冷言:无话可说

曹禺

都说“真爱”可以排除万难,但是万难之后,还有万难,对未知的、看不到尽头的生活,谁又能真的有把握?

1989年,郑秀在孤独中走完了她77年的黯淡人生,曹禺在给他们的二女儿万昭的一封信中,心情复杂地写道:

“你们的妈妈故去,我很内疚,这些年未能照顾你和姐姐,我深感惭愧,事已过去,无法补过,人事复杂,不能尽述。”

是的,都说人生如戏,但戏有结局,人生却不能尽述,一代戏剧大师也终究看不破这滚滚红尘。

就像在“雷雨”之夜爆发的所有纠葛,伪善,单纯,冷漠,罪恶,每个人都有太多面的“人生”。

拨开历史的迷雾,我们很难分辨出,哪一个更接近真正的曹禺,他是戏剧大师还是负心渣男?这一切又有谁能下得了结论?

相关推荐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