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婚女人爱上别的男人怎么办 不要轻易相信别人

编辑:家宝 时间:2021-10-28 17:05

因为唐榆桑并没有做出上官端宁预想中的反应,她在心里暗暗的想:这位大名鼎鼎的唐将军到底是不是男人!怎么连这种屈辱都能承受!

或许是她的眼神太过直白,唐榆桑轻易就看出了她眼神之中所想要表达的含义。

其实她很想对着这位公主殿下说一声:“你还别说,我真不是个男人。”

上官端宁就这样怒视着她,最后怒气冲冲开口,“唐将军,你不要不识好歹,我是不会嫁给你的,想娶本公主也不掂量掂量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话毕她双眼死死的盯着唐榆桑,期待能从对方的神色中看出点什么不对劲来。

可注定要让她失望了,唐榆桑连眼皮子也不挑一下,语气淡淡的说:“微臣说了,若是公主殿下真的不想嫁给我,大可以去找圣上说明清楚。”

“至于刚刚公主殿下这番话说给我是没有什么用的,你我婚约是圣上赐婚,我唐家历代忠臣,万万没有抗旨的道理。”

她这话说完,看着眼睛瞪得更大的上官端宁,继续无所谓的说道:“另外,微臣原本无意于儿女情长,只想着一生保家卫国开疆拓土。”

“但现在既然圣上旨意已下,若无意外,微臣也将同公主殿下举案齐眉,相敬如宾。”

这句话的意思是:你看不上我唐榆桑,我唐榆桑也没有多么稀罕你,不过是看在圣上赐婚的份上,成亲之后我会敬着你,多余的你也不用想。

上官端宁自然是听懂了她话里意思,被她这几句毫不客气的反驳气的脸色发青。

她胸口起伏了半响,冷声说道:“唐将军,本公主真是小瞧你了,本以为将军只是在用兵之道一方面造诣颇深,可没想到将军这口齿也如此的伶俐!”

唐榆桑闻言淡笑回应:“公主谬赞了,应该的。”

于是上官端宁就这么被气走了,她不走难道还要留下来受辱吗?

她是真的没想到此行居然会是这种结果,要知道她之所以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找上门,无非就是觉着男人好面子。

对于被未婚妻当面嫌弃,还要退婚这种事情,稍微有点血性的男人都不可能受得了,血气一上涌肯定就冲到圣上面前主动要求退婚了。

但是她错了,唐榆桑她根本就不是个男人,自然也没有什么血气上涌一说。

而唐榆桑因此事心情倒是很好,看公主今天这样子,这婚事是绝对不能成的。

若是能想办法退掉和公主的这一门婚事,不仅解决了暴露她身份的这个麻烦,往后她更是能以此为借口,拒绝其他人的联姻。

这样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虽然有可能会被人在身后指点笑话一段时间,但这些对于唐榆桑来说,又算得了什么?自从她当上大将军,被人议论的还少吗?

公主离开半个时辰后,唐榆桑心情很好的出门了。

她现在可得好好的合计合计,到时候要怎么和公主退婚,并且过了圣上那一关。

这门婚事当然是要取消的,却不能由自己先开口。

她上官端宁想这么轻巧的就将自己摘出去,没那么容易!她也不是什么蠢人!

唐榆桑这样想着,便优哉游哉的在大街上随意闲逛着,她以前没事的时候也喜欢逛街,和小摊贩聊一聊,能知道不少的趣事。

今天的唐榆桑端的是一副富贵公子哥的打扮,再加上她相貌也不错,走在街上引来了不少小姑娘的注目。

她的衣着打扮俱都华贵不凡,时而目光流转微微一笑,让她们也红了脸。

只是此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你到底长没长眼睛!居然弄脏了我的衣服!你赔得起吗!一句抱歉就完事了?你知道我是谁吗?”

这声音非常嚣张,唐榆桑听着不由的皱了皱眉头,顺着声音的方向朝着那边看过去。

说话的也是一个公子哥,看打扮家里也是非富即贵,只是现在都已经是晚秋了,对方手里还拿着一柄折扇附庸风雅。

唐榆桑仔细的看了他一眼,一张脸还算是英俊,只是观他面色,有些许的青白,脚步虚浮,声音没不是很有底气,想来是平日里在美色上面花费了不少精力。

唐榆桑总觉得他有些面熟,只是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对方。

在公子哥的对面,则是一辆看起来毫不起眼的普通马车,赶车的是一个留着胡子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

唐榆桑看到这男子的一瞬间,心中就是一个激灵,武将的直觉告诉她,这是个高手。

就在这时,那个公子哥又开口了:“你知道我这件衣服值多少钱吗?你赶一辈子的车都买不起我这一件衣服!”

唐榆桑闻言朝他身上看去,他身上那件淡绿色绣金线的衣服,不过是袍脚处被溅上了点点尘土,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他自己多走两步路都比这个脏,可见他就是在纯心找茬。

身边有人在议论这件事情,唐榆桑顺便听了两耳朵。

“唉,真是够倒霉的,他怎么就遇上了这么个不讲理的混世魔王?这下可就难办了。”

“对啊,这位八成是刚从赌场里出来,看这样子应该输了不少钱,这会儿心里肯定不痛快,这人算是撞枪口上了。”

“没办法,这种人咱可惹不起,谁让他爹是侯爷呢?我们别看了,赶紧走吧。”一妇人说着拉着另外一个人走了。

唐榆桑听到这里,忽然就想起来了这位公子哥是谁了,她就说呢,这人在她的接收记忆的时候见过。

王怀坤,名满京都的纨绔子弟,宣阳候的老来子。

明明一个是纨绔子弟,一个是将军,按理说他们应该没什么交集。

可偏偏王怀坤就是那么的不长眼,惹上了她。

这家伙在花事上向来荤素不忌男女通吃,有一次在大街上见到了便装的唐榆桑,居然一时起了那等见不得人的心思,想要对她用强。

结果自然可想而知:唐榆桑没有心软的把人狠狠的揍了一顿,之后命人将他脱得只剩下裤衩,捆着送回了宣阳候府。

王怀坤是宣阳候的老来子,自小宠爱,不然也不会惯成这个样子。

看见他被揍成这样,自然是心痛的不成样子,可在知道到底对谁做了什么事情之后,一时间也顾不上心疼了,赶紧带着厚礼亲自来将军府登门道歉。

唐榆桑着实觉得,宣阳候有这么个儿子,实在是家门不幸。

如今她看见对方又在街上作威作福,心中一动,正准备上前,就听到马车里面传来了一个比较清冷的声音。

“这位公子,这件事情确实是我们理亏,既如此我们便赔偿公子就是。”随着话音刚落,马车里伸出一只白皙的手。

这只手骨节分明,手型优美,再加上先前那阵清冷的声音,不难想象出,这坐在马车里面的公子,是何等的品貌。

此时这只手里,正拿着一锭金子。

那车夫从他手里接过了金子,将它递给王怀坤,“弄脏公子的衣服实在抱歉,这是我们的赔偿,请公子收下。”

一锭金子,哪怕王怀坤身上的衣裳再金贵,也足够他再买一身了。

可是这会儿王怀坤并没有看那锭金子,而是目光直勾勾的望着马车帘子的方向,看那样子像是痴迷了。

结语声明:已婚女人爱上别的男人怎么办 不要轻易相信别人的文章经过本站排版和整理,仅供参考和学习,部分素材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删除!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dzhsjc.cn 斗智网 鲁ICP备180104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