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摆脱追求者的纠缠 一句话就能全身而退

编辑:家宝 时间:2021-10-28 17:07

反应了大概有一会儿,王怀坤这才不怀好意的开口,“本公子也不缺你们这点金子,既然你弄脏了我的衣服,那就让你家公子陪我吃个饭,这件事情就算了,怎么样?”

说这话的时候,王怀坤想起了先前那只玉样的手,只觉得心中痒得厉害。

那车夫听到这意有所指的话语,已经是变了脸色,一直在观察的唐榆桑眼看着他手指一动,知道他就要动手。

她心下一叹,向前走了两步,高声喊道:“王公子,多日不见,近来可好啊?不知你的伤都好利索了没有啊?”

王怀坤闻言转眼一看到她,立刻就变了脸色。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他声音不稳的问。

王怀坤这辈子都忘不了这个面相温和隽永背地心狠手辣的男人带给自己的惨烈疼痛,那滋味他这辈子再也不想尝试了。

看见他这样子,唐榆桑朗笑一声:“王公子这话可就不对,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更何况现在可是在这京城之中,难道我来这里,还得经过你王公子的同意不成?”

王怀坤当然不敢应下这句话,他还不至于这么没有脑子。

唐榆桑则是看着他继续说:“这么长时间没见面,再次见到王公子,这场景还真是有些熟悉,不得不说,王公子还真是...没有长进啊,怎么,这次又看上谁了?”

她不说还好,一说起这个,王怀坤的脸色就变得难看了起来。

可不是熟悉的场景,他被揍得很惨烈的那一次,也是因为临时起了色心。

想到这里,王怀坤恨得牙痒痒道:“唐榆桑,本公子可没有招惹你,你最好也识趣点!本公子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管!

唐榆桑收起笑容,盯着他缓缓说道:“如果我说,今天,我偏要多管闲事呢?你又能那我怎么样?”

王怀坤顿时怒视着她,唐榆桑则是笑吟吟的和他对视,看样子是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最终还是王怀坤败下阵来,他在心里权衡了一番,觉得敌我双方实力相差甚大,现在不宜招惹对方。

可他也不会就这样灰溜溜的走,而是冷哼一声,放下狠话:“唐榆桑,你等着!总有你倒霉的那一天!到时候可千万要小心!”

唐榆桑对这话倒是不置可否,一般这种只敢事后放狠话的人,通常是没有第二次翻身的机会的。

她见王怀坤离开,事情也解决了,便抬脚就走。

只是那位车夫突然开口,“请问这位公子可是唐将军?我家公子感念将军伸出援助之手,特意请公子上马车一叙。”

唐榆桑闻言脚步顿了一下,她也有些好奇能用这样一位高手做车夫的公子是何许人也,想了想,还是登上了马车。

殊不知那车夫此刻心中有多么震惊,要知道自家主子的马车,还从来不曾有外人上去过。

上了马车后,看清面前人的相貌,唐榆桑着实吃了一惊,“原来是桓王殿下。”

她没有想到,这马车里面的,居然就是自己那日在宫中见到的桓王。

早知道是他的话,她就没必要担心那车夫日后遭到报复了,毕竟桓王在这京城,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而上官谨看到她竟然认出了自己,同样有些惊讶:“唐将军见过本王?”他怎么不记得和对方有过交集,除了...

唐榆桑笑了笑:“我班师回朝回宫复命的那一天,有幸在宫内见过殿下一面。”

上官谨了然的点点头,心道果然如此,不过他还是道:“方才多谢将军出手援助了。”

唐榆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这也算不上什么,要知道车内坐的是桓王殿下,我就不多此一举了。”

上官谨看着对方没说话,其实他刚才在听见那纨绔子弟喊唐榆桑名字的时候,心里便是一紧。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位唐将军如此特殊,还让他上了马车。

他自小就被放在寺庙里清修,因为环境的原因,他在感情这方面并不怎么有充沛的情绪,对人对事也都十分淡漠。

尤其是自从母后去世之后,除了唯一的胞兄,他的心思几乎不会为其他的人或事而波动。

可是这位唐将军,自那日在宫中匆匆一瞥之后,就被他记在了心里。

刚才知道是她在外面为自己解围时,心中竟然涌起了一阵莫名的欢喜,甚至在反应过来之前,就邀请对方上了自己的马车。

他并不是后悔自己这样做,而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罢了。

他敛去这些思绪,笑着同唐榆桑说道:“本王字长风,将军称呼我为长风即可。”

唐榆桑犹豫了一下,他们毕竟身份有别,称呼对方的字...貌似有些不妥。

她看着对方那张精致的脸庞,一瞬间从善如流道:“长风。”

不是她为美色所诱惑,而是她实在是不忍心拒绝,对,不忍心拒绝。

上官谨看她有些小纠结的样子,顿时笑了起来。

正所谓有来有往,唐榆桑则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我们武将之家,没有那么多讲究,长风直接唤我榆桑就好。”

上官谨点点头,笑着说道:“今日与榆桑一见如故,甚感欣慰,我在京城外的庄子里埋了几坛上好的雪落酒,榆桑可要一同前往?”

唐榆桑朗声笑道:“即是长风邀请,我岂能不去?只是恐怕要多饮上几坛好酒了,希望长风可不要心疼!”

“怎会!好酒就是要配英雄才是,榆桑才是真英雄。”上官谨真诚的说到。

唐榆桑只是笑笑并未说话,而上官谨也没再说什么。

马车一直在缓缓的前进着,唐榆桑坐了一会儿,就看到上官谨面露倦色。

她想起桓王殿下自小身体就不是很好,不由担心的说道:“长风可是累了?要不要先休息一会儿?”

许是外面的路面不太平坦,马车里一颠一颠的实在难受,他也不逞强,于是点点头。

上官谨的这辆马车外面看着不显眼,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为了迁就他的身子,甚至在马车的后面还有个铺着厚厚毯子的小塌。

他有些歉意的看了唐榆桑一眼,然后闭上眼睛靠在榻上开始养神,此时他的眉眼间倦色已经很明显了。

唐榆桑此时终于能够光明正大的打量这位被当今圣上宠爱的胞弟,桓王殿下。

上官谨的模样生的极好,眉眼无一不是恰到好处,偏偏又和自己男装时的精致不同,他是属于男子的那种清隽。

或许是自小生活在寺庙里的原因,他总给人一种超凡脱俗的感觉。

只是......唐榆桑看着他有些苍白的面色,心中难免有些踌躇,能看的出来,上官谨的身体,确实不算很好。

她不由的攥紧了拳头,看来以后要多留医药这方面的事情了。

看了半晌后,唐榆桑便收回目光也开始闭目养神。

马车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摇摇晃晃的在一处地方停了下来。

唐榆桑睁开眼转过身撩开帘子,果然发现此时他们已经不在京城之中。

她回过神,看了一眼上官谨,却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

唐榆桑笑笑,没有过多言语便翻身下了马车,上官谨紧随其后。

结语声明:怎么摆脱追求者的纠缠 一句话就能全身而退的文章经过本站排版和整理,仅供参考和学习,部分素材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删除!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dzhsjc.cn 斗智网 鲁ICP备180104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