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一晃一晃让我进入梦乡 这样的老家陌生又熟悉

编辑:家宝 时间:2021-09-28 11:58

父亲的忌日要到了,这是时隔几年后我第一次回老家,一路上魂不守舍、思绪万千。那里交通不是很好,于是我只能坐着长途汽车回家,车子一晃一晃让我进入梦乡。

梦里的我似乎回到了小时候,跟着父亲离开了这个小山村,那个时候的车开得很急,我被爸爸揽在怀里,就这样一晃一晃的,我突然间就惊醒了。

在村头,是堂哥站在那里等着我,我们两家是邻居,我不在家的时候,都是拜托堂哥帮我扫墓的。乡村面貌变化很大,村里水泥道路四通八达,各村都成立了清洁队,家家户户也用上了天燃气和自来水,老百姓住上了新颖别致的楼房。

堂哥极力邀请我去他家吃饭,我推辞不了,嫂子也很热情,给我沏了一杯金银花茶。说话的时候,堂哥翻开旧得发黄的日记本,一张作废的旧煤票打断了大家的话题,引出了一个尘封已久的故事。

车子一晃一晃让我进入梦乡 这样的老家陌生又熟悉

那个时候,大家有钱也买不到东西,食堂吃饭用粮票,我那个时候嘴馋,父亲就带着我去了,又花两毛五分钱买了两碗丸子汤和一个烧饼,碗里飘着香菜和几个丸子,一股清香散发在空气里。

明明是那么普通的食物,现在想起来却觉得太香了。不懂事理的我,时常惦记着这个食堂的美味,隔三差五的询问父亲什么时候再去镇上拉煤?

那个时代男人都是靠着力气吃饭的,我父亲找了一个拉煤的活,很累也很苦,父亲挥舞着铁锨不一会就装了满满一车煤碳,我记不得有多少斤了,只记得很重很重。

一开始,那个人不让父亲拉这么多,但是父亲拿出了旧煤票,那个人也无奈了。

父亲在车子中间用铁锨挖出个舀窝,然后铺上几张旧报纸,让我坐稳后,便拉起煤车赶路了。没走多远,前面就出现很长一段慢上坡路,父亲吃力的拉着重车艰难前行,见此情景,街上的行人不由分说急忙赶来帮忙助力。

就这样,我们从一大清早走到了夕阳西下,终于走到了村子里。在路口等候已久的老干部懊悔地说:“这么远的路拉着这重车,我真不该麻烦您捎这300斤煤。”

父亲却笑了笑,回避了那张过期的煤票,对于农村人来说,那车煤就是过冬的保障。

结语声明:车子一晃一晃让我进入梦乡 这样的老家陌生又熟悉的文章经过本站排版和整理,仅供参考和学习,部分素材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删除!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dzhsjc.cn 斗智网 鲁ICP备18010406号